吟来东风谢

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

“留待着时间,为我圈刻国境四方。”

御魂笑光辉和赤羽信之介两个人之间的和平仅仅是通过“共同敌人”、“求同存异”和“利益为先”三个词维护的,在我看来这是一对不该存在任何温情的cp。如果可以选一个可以同时杀掉胧三郎和赤羽还能回到魔世的方法,我相信御魂一定会选。
御魂没有理由跟赤羽和解,也没有理由不杀他,不应该也没必要。再加上赤羽中途没有做任何提高御魂好感的事情而且一直在表露三观不合,御魂就更没有理由放下了。御魂说过一句话“你可以不信任我任何事情,但绝不可以不相信我对西剑流的仇恨”,这句已经足够表态了。
至于赤羽对御魂的态度,至多至多只能说是“选择忽视和忍让”,一方面他深明一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锅主要还是赤羽背,所以他不言,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御魂这个人跟他争论没有意义,歪理一大堆你不仅捞不到好处还白费口舌,赤羽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这真的是很简单的道理,御魂笑光辉和赤羽信之介这两个人之间不适合任何温情的词,御赤也是一对现在这个时段不该有箭头的cp,除非有什么特殊契机,不然御魂绝对不会放下对赤羽的仇恨。

想了想,没什么别的原则,但我确实对除了空俏空无差之外的空受甚至无差绝不容忍。不理解也无法苟同,所以请不要给我安利任何空受,我吃不下,真的吃不下。

“亏欠我江山,你总要奉还。”

……第一次剪mv献给狐狸了。我对御魂大人,爱就一个字………………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显示不了。我真的很喜欢散发赤的,想他。

偷懒一下。就是想画画脸()